<cite id="66616"><s id="66616"></s></cite>
    <var id="66616"></var>
  • 
    <code id="66616"></code>

  • <var id="66616"><rt id="66616"><big id="66616"></big></rt></var><label id="66616"></label>

  • <label id="66616"></label>
    1. <acronym id="66616"></acronym>
      快捷報班:   
      快捷登陸: QQ登錄 微博登錄 你好,歡迎來到新東方
      賬號 密碼 登錄 注冊 忘記密碼
      咨詢 電話 置頂

      新東方網>上海新東方學校>原創干貨集錦>官微原創文章>正文

      哈佛、清北…這個偏遠村莊走出26名博士、176名碩士,知識改變命運從不是說說而已

      來源:新東方上海學校

      作者:

      2019-07-30 13:49

        

        

        文 | 說姐

        From 精英說

        微信號:elitestalk

        走進位于湖南省沙市鎮的秧田村

        村道兩旁稻禾蔥蘢、綠意一片

        沿著村口的水泥馬路往村部走

        一堵兩層樓高的博士墻赫然映入眼簾

        自1977年恢復高考以來

        這個全村只有5000多人的村莊

        走出了800多位大學生

        其中包括26名博士、176名碩士

           博士墻

        圖片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      對于一個地處中國內陸的小村莊來說

        不得不說是一樁了不起的奇跡

        當秧田村成為遠近聞名的“博士村”

        這也成了當地村民們最引以為豪的事情

        儒風代代傳,博士輩輩出

        這個因“讀書”而走紅全國的小村莊

        究竟有著怎樣的“教育秘訣”

        隨著一波一波的媒體記者們絡繹前來

        人們迫切地想要探尋其中的答案 


        

        圖片來源:Google

        對讀書改變命運的信仰

        秧田村共有5000多人、1288戶人家,卻在30年孕育出21名博士、100多名碩士、800多名學士。平均兩個家庭考上一名大學生,平均12個家庭出一名碩士。

        但說到“成功的秘訣”,秧田村村民們供養孩子讀書的目的卻十分樸素:

        不用再出去打工賣苦力;

        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不用再“面朝黃土背朝天”

        20世紀90年代初,秧田村村民屈偉員和妻子是村中最早外出打工的人,中國這場涉及幾億人的城市化進程,帶給這個家庭的震撼和影響是難以言喻的。


        

        圖片來源:Google


        父母的離開讓屈偉員的兩個女兒屈婷和兒子屈強強成了留守兒童,只有在寒暑假期間屈婷才有機會到城里與父母團聚。

         “我們是最早感受城鄉差距的一代。”屈婷說。

        起初,城里的生活帶給了她別樣的體驗和快樂,比如屈婷成為了當時同學中唯一吃過冰淇淋的孩子;當其他農村孩子還在用洗衣粉洗衣、洗頭、洗澡時,她已經可以拿到一小袋洗發露。

        從城里回村時,她帶了一卷白色衛生紙,結果一些同學各卷了一點回去珍藏——那時,村里的同齡人還在用舊作業本的紙張做手紙,沒有人認識衛生紙。

               

        圖片來源:Google


        但更多的時候,“打工子弟”這四個字,成了屈婷身上撕不去的屈辱標簽。

        她記得自己想參加一個繪畫班,一學期費用20元,被父親拒絕,因為當時的20元相當于這個家庭月收入的六分之一。

        后來屈婷承認,那段經歷在她身體里埋下了一顆種子,“不甘心一輩子在農村這么待下去”。

        

        圖片來源:Google


        帶著這份信念,屈婷成為了秧田村的第一位女博士。

        2003年,屈婷考入南開大學,一直讀到了博士,畢業后,成為一名大學教師。她的弟弟屈強強則考入東北大學,成為公務員。

               

        圖片來源:Google


        回憶過去,屈婷很感激秧田村“砸鍋賣鐵也要讓孩子讀書”的風俗。“如果換個地方,或者父母沒有這種觀念,我的人生也許是另一番模樣。”屈婷說。

        她想讓家鄉的人明白,盡管農村孩子會受到原生環境的限制,盡管不是每個孩子天生會讀書,盡管讀了書也不一定能掙大錢,但每個人應該去盡量爭取受教育的機會。

        “讀書仍是農村孩子改變自己命運最基本、最一般的途徑,努力讀書、讀好書就是大多數人應該做到、爭取之后也能做到的事。”

        而如屈婷這般,走出農村的博士們已經開始傾盡心力,培養自己的下一代。買學區房、上輔導班,隨著女兒的長大,屈婷為孩子報了音樂班,她堅信,舍不得20元而不能報畫畫班的事情,不會在女兒身上重演。

        “到那時候博士墻上會有我的名字”

        尋訪這座村莊,每一家都有著勤耕重讀的好故事。

        在秧田村羅洪濤、羅洪浪兩兄弟的童年記憶里,村民們白天農作,夜晚織布,直到午夜,整個村莊仍然不眠,家家戶戶傳來的,都是“咚咚咚”的織布聲。

        放學寫完作業,兄弟倆還要給做篾匠手藝活兒的父親羅建植打打下手。

                

        航拍秧田村

        圖片來源:Google

        由于學校里硬件設施也很差,冬天教室的土墻四面漏風,學生的手腳常生凍瘡。村里電壓不穩,電流時斷時續。寒冷的冬夜,半夜醒來發現有電,兄弟倆就爬出被窩寫完作業。

        夏日則更加難熬,為了節約鞋子的布料,孩子們會赤腳走路,腳底就被曬熱的石板燙起水泡。但回憶起那段歲月,羅洪濤稱之為“成長的寶貴財富”。


        

        圖片來源:Google


        在那個還沒有普及九年制義務教育的年代,羅建植卻始終對教育有著堅定的信念。每當農忙結束后,羅建植會把種田、織布、做篾匠換來的鈔票放在一個布袋里,等到開學,讓孩子一人取走一沓。窘迫時還需舉債。

        就這樣,一路拉拉扯扯地把兩個兒子送進了大學。

        同樣是這樣成長起來的,還有現在就讀于同濟大學管理學的博士生肖利民,他的母親彭世雪老人如今83歲了,是秧田村地地道道的農民。

        彭世雪沒有讀過書,但她相信只有讀書,孩子才有出路,就算是討米,也不能讓兒子輟學。

        為了給兒子籌學費,彭世雪去15公里外的東鄉打柴,為此常常是早晨5點出發,晚上天黑才回家。而肖利民在回家讀完書以后,也要幫著家里上山打柴、扎掃把、干農活……


        

        圖片來源:Google


        在農村,能夠擁有愿意搭上全部身家供子女讀書的父母,是孩子的一種幸運。畢竟當年的許多家庭甚至都掏不出一學期3元的學費。作為他那一屆學生里唯一靠讀書走出來的人,羅洪浪清楚地記得他的同班同學黃立平。

        這位學習成績僅次于他的男生,因為媽媽過早離世,家中還有兩個弟弟需要照顧,黃立平不得不輟學。兩人的命運也從此走向了天平的兩端。

               

        圖片來源:Google     

        如今在家務農的黃力平把希望寄托在女兒黃心瑤身上。

        黃心瑤在村里讀小學五年級,拿到的獎狀貼滿了家里一面墻。黃心瑤的媽媽武艷姿在當地織布廠上班,四姐妹里,小妹考上大學后留在深圳,是“混得最好”的一個,也成為了武艷姿督促女兒讀書的樣本。

        坐著媽媽的摩托車去上學時,她每次都會經過村口的博士墻。作為一名小學生,黃心瑤覺得這面墻不怎么好看。

        可墻上的那些名字,標志的不僅是個人的學業,還是一個家庭的體面。

        


        墻上展示村子迄今為止走出的26名博士的相關信息,他們就讀過的哈佛大學、清華大學、北京大學、南開大學等校名赫然在目。

        在博士們的頭像上面,是用博士帽裝飾的大字——“知識改變命運,文化孕育美德”,“勤耕重教,耕讀傳承”。

        雖然“博士墻”的設計顯得質樸甚至有點土氣,但一張張大學生、碩士和博士生們的照片,正以無聲的動力、無言的激勵,激發著秧田村的孩子們孝父母、勤讀書、厚鄰里,從優良家風中汲取養分和精華,培養道德意識、造就人格美德。

               

        圖片來源:重慶晚報

        2005年,村民們在博士墻前面添加了一尊近2米高的孔子像,村民們樸實地認為,孔子是古代的一個文人,立在那兒“有文化氛圍”,“希望孩子們能像博士們一樣,讀好書,出大才。”

        清晨7時不到,三三兩兩的孩子從村子另一頭走來,不緊不慢,路過博士墻,去兩百米開外的秧田村完全小學早讀。雖然他們還小,但每天從博士墻路過,積年累月,涵育熏陶。

        而就在一個和往常一樣的放學午后,經過孔子像前的黃心瑤悄悄跟媽媽承諾,一定發憤圖強,“到那時候博士墻上會有我的名字。”
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崇文重教:126年前的“文光書院”

        就這樣在求學路上,秧田村的莘莘學子們始終以“讀書改變命運”為人生信條,用一個個鮮活的例子書寫著“鯉魚躍龍門”的故事。

        早在2000年,秧田村的老支書王豐和就在村民大會上總結過,“哪一家出了大學生,哪一家的生活條件就得到了改變。”


        

        村里的小學

        圖片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      在秧田村工作了26年的村支書羅澤及,他親眼看到在這個普通的村莊,一批批農村孩子是如何通過讀書改變了命運。

        為了鼓勵每家每戶的孩子們讀書,每年高考成績揭曉,村干部都會帶著400元獎勵金,去每個考上重點大學的學生家里道賀。去年,村里將獎勵金提高到1000元,范圍也擴大了。產生博士的家庭,門前還會被貼上一個“書香家庭”的牌子。


        

        圖片來源:湖南日報

        考上博士的家庭會被加送一塊“博士匾”。屈婷的家里就有這樣一塊匾,屈偉員將匾掛在客廳,進門即能看見,幾個大字印在一張紅色的紙上,裱在一個1米寬的金色外邊玻璃框里:“恭維屈婷同學榮獲博士學位。”

        而長久以來驅動秧田村的孩子們在學術上不懈攀登的動力,卻不僅僅是這些。

        當時間倒退回126年前,清朝舉人彭子銓變賣家中100多畝農田,帶領當地開明鄉紳、各姓祠堂、名人踴躍捐資,籌款興建學堂命名為文光書院,從此傳為一段佳話。


        

        圖片來源:湖南日報

        書院的學風也一直傳承了下來,每天早晨從秧田村的小學經過,都能聽到這里傳來瑯瑯的讀書聲。陳永流是秧田村當地的英語教師,他的學生中有4個全日制博士,他的兒子也是博士畢業。

        文史專家、湖南省文史研究館館員陳先樞研究發現,秧田村所在的瀏陽素有崇文重教的傳統,宋代理學家楊時奠定了瀏陽文脈之基,中國現今保存最好的文廟之一的瀏陽文廟也是瀏陽崇文重教的見證。

               瀏陽文廟

        圖片來源:百度

        秧田村給孩子提供的不僅僅是一個文化環境,還用一次次的儀式給孩子們的心靈留下烙印:

        600多年老龍井,修葺一新,傳言臨考前,喝一口井里的水,一定金榜有名;

        300多年老槽門,展示秧田各種傳說、故事、家風家訓;

        400多年老橋亭歷經風霜,浩氣天壤;

        每月一講道德講堂,與1000余平方米文化廣場是新修的;

        建于民國時期的秋天龍舟碼頭,每年端午上演盛大龍舟賽……


        

        圖片來源:Google


        如今,鄉賢們組織成立村教育基金會,對考取大學、獲得碩士、博士學位的村民家庭進行獎勵并張榜表揚。鄉賢李昌開成立教育教學獎勵基金,為學校師生伙食費買單;黃蔚德捐出100萬元成立敬老愛親個人獎勵基金……

        可以說,崇文重教的傳統深植于秧田村的文化土壤,尊重知識的態度則一代代傳承下來,熏陶著這方土地上勤耕重讀的人們。

        “別的地方的人攀比財富,秧田的人攀比讀書。

        哪家掙錢多,不讓人眼紅。

        誰家孩子成績好、肯用功讀書,才叫人羨慕。”

        秧田村的小學校長這樣說道

        儒風代代傳,博士輩輩出,

        秧田村榜樣的力量正激勵著一代又一代新人成長

        這種重知識、重教育的濃厚村風

        是農村娃們的福氣,更是這些孩子們的驕傲

               

        圖片來源:Google

        參考資料:

        湖南日報丨4個村走出66名博士 ——瀏陽博士村群“教育秘訣”探尋

        中青報  26名博士176名碩士,湖南5000多人的村里有面博士墻 

        光明日報 一個小鄉村走出21位博士——這個博士村有何“秘籍”

        

        本文系授權發布,版權歸精英說所有,精英說是全球精英、留學生的聚集地。每日發布海內外前沿資訊,這里有留學新知、精英故事及美國街頭訪問,全方位為你展現真實的海外生活。歡迎大家關注精英說(ID: elitestalk)。


      新東方上海學校:官方公眾號 (微信號:shxdf2000

      微信掃一掃,更多驚喜等著你!

      版權及免責聲明

      凡本網注明"稿件來源:新東方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(含本網和新東方網) 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復制、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新東方"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
      本網未注明"稿件來源:新東方"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僅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轉載稿的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"稿件來源"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"稿件來源:新東方",本網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
     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見稿后在兩周內速來電與新東方網聯系,電話:010-60908555。

      大香蕉狼人伊人av